房奴鹤绝不认输

现在是清水写手!!!

又是一个关于萧蔡的脑洞💦

蔡居诚重生成游戏里初入江湖的少侠,为了报仇雪恨(?)选了武当门派,管完云鹰和武维扬的破事之后顺利入门
掌门收了徒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靠
大概是he(。)可能是剧情向
坑是要挖的,填不填就不一定了👋

是和 @z知霁 的沙雕日常👌

是个(被迫重发的)置顶

你好 这里是识鹤 
称呼随意
登徒子设定以后会再写 目前坑了 抱歉
文偶尔会修改,勿怪
讨厌ky
clx半a

绑画 @z知霁 约稿看她

萧蔡一生推!!!
也吃极东 双黑 舟渡 等等
同好来扩列鸭!企鹅3096351477

又改了、东西,把链接再发一次💦 【萧蔡】世有桃源 1-8

【萧蔡】魇

点我看友爱师徒在线吃月饼

蔡居诚:满脸都写着高兴jpg

dbq忘记预警 结尾有玻璃渣 肉就是要够劲(被打

补档戳评论

介绍一下,这我绑画 @z知霁

【萧蔡】江湖鹤唳 下

*囤文没了,学业繁忙,更新随缘👋

光阴似箭。
蔡居诚某日梳洗,才发现自己的长发已有零星的几丝银白。
他从前修过道,身体的衰老要比常人缓慢许多。而今,他却也显出些许沧桑来了。
蔡居诚没来由地想起那个银发胜雪的武当掌门,想起他当年递过来的那串糖葫芦。
然而记忆里更多的是逐渐冷漠的眼神,还有不再温柔的言语。
蔡居诚愣了片刻,转而苦笑着想:既然是结痂的伤口,何必还要又一次撕开,徒留自己一人疼得死去活来。

“修道之地,还请诸位莫要喧哗。”
巡山弟子不知换过了第几批,却依然穿着当年统一下来的镇玄装。
——代表武当弟子超群武艺的镇玄装。

“弟子定不负师父期望。”
少年明亮的眼眸里是掩不去的欢喜,不知是为了身上崭新的玄衣,还是为了替他披上外袍的白发道人。

正是春日,山上树木苍翠,桃花灼灼。
这个无情之地,似乎也多了些温暖的气息。

蔡居诚一身素布长袍,长发束起,只是个平凡香客的模样。
他走过玉虚宫,往金顶望去。
那道骨仙风的身影,就在蔡居诚目光投过去的一瞬间,忽然转了过来,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那双眼睛直直看向了他。
对视片刻,萧疏寒的眼中依然平静无波。
是看不见,认不出,抑或是不愿相认呢。
时间模糊的是眼眸,大概也有那些并不算有价值的回忆。
到头来,念念不忘的,执迷不悟的,到底还是只有他而已。

蔡居诚默默燃起一炷香,叩拜过后,就随着人流走下了台阶。
林间枝叶沙沙作响,带着松木的清雅香气,席卷过他的记忆。
他再次回头,看见萧疏寒正静静望着他。
山风拂过,一如当年。
只一刹那,仿佛就趟过了一生的时间。

end.

【萧蔡】云中谁寄锦书来

*七夕贺文

蔡居诚脱离开那具久病的躯壳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奈何桥上他泼了孟婆的热汤,被她用朱砂在眉间点了一笔,旋即被她的广袖一扫,跌进桥下的河里。
“执迷不悟。”
恍惚间他听见那老妪冷漠的话音,与曾经记忆里的那句话竟是一模一样。

河中浓重的血腥味混着恶臭,冲击着他的鼻腔。
恶鬼见了新鲜的魂魄,兴奋地冲上前来,随即用尖利的獠牙撕扯开他的血肉。
钻心的疼痛。
他曾听闻奈何桥下恶鬼之狠厉,也知道自己将日日如是,在这疼痛中,捱过接下来的千年。
然后,才能重回阳间,才能见到他想见的人。
那么就让他最后固执一次,宁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不想再后悔。

血肉被撕咬殆尽的刹那,他释然地闭上了眼睛。

枝头最后几朵桃花被晚春的风摇落了。阳光愈发慵懒,却日益地透着燥热。
萧疏寒把信笺叠好,一张张收进匣子里。那里面已经有一小摞写满了字的信纸,和他一起,等着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最下面的几张,边缘已经泛了黄,带着一丝浅淡的松香气味,沉睡在黑暗里。

世间红线牵扯难分,却独独将萧疏寒指上缚着的一根,毫不留情地一断了之。
于是阴阳永隔,徒留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苦等着。

“千百年后,你我尽入尘世,便是那些旧事也成了河底沉沙,只随岁月而去罢了,何必纠结呢?
“我等了你这么久,好不容易把你留下了,就算死我都不会松手的。
“师父,等我。”

疼痛实在钻心时,蔡居诚总想着,那么长的日子都熬过来了,定然撑得过去的。
不过自己这副可怕模样,萧疏寒定然想象不到,也绝对认不出。
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

痛苦把时间拉得极长,几乎到了叫人窒息的地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身血污的他被一把拖出,摆脱了那些锋利如刀剑的獠牙。
“回去吧。”
孟婆颤巍巍地走来,看着狼狈不堪的他。
“莫让那人等得太久。”

他穿过漫长的路,跌跌撞撞地,向着人间走去。

周遭光芒大作,蔡居诚闭上眼睛,只顾着往前走。忽地耳边响起鼎沸人声,嬉闹欢笑的人们从他身边涌过。
灯火辉煌,太平盛世。
从来也不曾变过罢。
他下意识地望向长街尽头,在潮水般涌动的人群中,一眼看到了那道身影。
只是一瞬间的对视,却足以击溃他那极其脆弱的情感的防线。
失而复得,也不枉他受的那些苦。
蔡居诚扑进了萧疏寒张开的臂弯。
仿佛是宿命,又或是冥冥之中一切都在轮回不休,终于让他们找到了彼此。
萧疏寒在蔡居诚唇上轻轻落下一吻,和许久前一样,蔡居诚搂住他,热烈地缠绵起来。

远处的夜空里,烟火正灿烂地绽放。

又是一年春来,花枝间莺燕呢喃。
桃树下黑发少年抖开信纸,目光刚刚扫过几行,眼中就不由自主地染了温柔的笑意,浅色的眸子仿佛盛满了整个春日的暖阳。
身后银发素袍的道人衣袂飘飞,取了一支玉箫静静吹响。
风很轻,岁月尚长。

—完—

【萧蔡】江湖鹤唳 中

修道之人,立于红尘的岸上。
潮水卷走他足下的细沙,想要将他拉入那片有去无回的深渊。
可是诱惑太甜美,就像那些梦境里,一个人的回眸、唇角的笑意,还有手心的温度。
足以把他最后一丝清明的神智剥夺,再把他推入无尽的黑暗。
他开始笑自己傻。
明明生命里就不会有光亮,还何必要自欺欺人,何必自作多情呢。
也许他不是被剥夺了一份感情,而只是在一厢情愿的美梦里被唤醒。
他也知道自己从未有撼动那人心神的能力。
红尘早已被那人锁在山外,一丝一毫都不会入他的眼。
遑论红尘中,早已面目全非的他。

琼台观比起其他地方要冷清一些,满地的落花,也鲜少有人来扫。
春光正好,山间的风拂过桃树,一片璀璨耀眼的色彩就那样骤然撞进眸中。
蔡居诚心不在焉地把地上落红扫到一处,抬眼远眺,连绵山峦被云雾缭绕,无端透出仙人般的清冷气息来。
不远处,新入门的弟子趁师兄不在就偷了懒,手里木剑一丢,就嘻嘻哈哈打闹起来。
午后的阳光很暖,十分柔和地洒在石板上。
蔡居诚静静站着,心底一些涌动的思绪仿佛也被这宁静抚平了。

猝然惊醒,已是午夜时分。
蔡居诚隐姓埋名,平静地过了七年。
两千多昼夜,因为无事可做的缘故,时间仿佛也被拉长了,把那些想封存的记忆又一次唤醒,拍去灰尘,依旧如新。
常是就着一壶酒,一本道经,便在窗前枯坐一日。偶然从纷乱思绪中探起头来,才惊觉已是满脸泪痕。

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让蔡居诚并未感受到时光的流逝。
听说书人口中的武林豪杰、江湖魔头的名字不停换着,才感叹这偌大江湖,来来去去之间,就是又一段荡气回肠的时光。
也不知那山上,是否也如他脚下江湖,朝夕之间便风云涌动。

是个段子

萧:下山吗
蔡:不去!
萧:糖葫芦管够
蔡:走!

江湖鹤唳 上
(别吐槽标题....以及我发图片经常有小可爱误食玻璃渣,我就加了个封面x
*关于七夕点梗:私信评论兜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