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个泡面冷静1下

Ravenclaw❤

【萧蔡】斫桂8

萧疏寒还来不及思索什么,一只信鸽忽然飞来,将一封信笺衔到他手上。
是云梦掌门叶澜的回信。
郑居和将蔡居诚带回武当后,他便去信询问叶澜,是否可救。

萧掌门:
展信佳。
武当弟子心魔之症,本座已从一弟子处听闻。非其本心不坚,乃是中了前朝一奇毒。初中毒时对身体无碍,但会逐渐失忆,最后由心魔操纵他的身体,宿主魂飞魄散。
毒有法可解,只是要经受极大的痛苦。须得将全身内力灌入经脉,封住心魔,心魔会慢慢衰竭最后消失。但也有很大可能会被反噬,那样反而会加速宿主的死亡。
因此即使真有人愿为他解毒,也不一定能成功。此法风险极大,萧掌门不必以身涉险。牺牲一身功力去做这样希望渺茫之事,不说害己,对贵派恐怕也有百害而无一利。
另附药方,可暂缓贵派弟子心魔之疾。
                                                 云梦 叶澜

萧疏寒读完眉头紧蹙,他知道自己若是冒险,成功的几率也不大。但是……
是因为自己想弥补先前的无心之语给他带来的这些痛苦吗?好像不是,萧疏寒又找不出原因,来解释自己为什么拼尽全力想要去救他。

蔡居诚的手仍紧紧揪着他,像一个溺水的人,拼死地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萧疏寒不愿就此放手,把他推向无止境的痛苦的深渊里去。
“我会在的。”
他很轻地说道,不知是许诺,还是在自言自语。

叶澜医术果然高超,几服药下去蔡居诚慢慢开始清醒,不久竟能下地走动了。
然而这只是缓兵之计,心魔仍蛰伏在蔡居诚体内,随时可能爆发。
但蔡居诚清醒后,却见不到萧疏寒。有个弟子说,掌门曾来探望过他。又说现在他的病已好了大半,不必担心。
他也在乎自己么?是还不知道自己的心魔有多可怕,还是想带着自己回来,给他,还是给邱居新,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蔡居诚冷笑。

夜里蔡居诚心口剧痛,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却听门外有人说道,“这个师兄的事,掌门能不知道么?可说来也奇怪,掌门倒是牵挂得紧,还特地去信问了云梦的掌门。”
“真的?这人什么来头啊?”
“谁知道呢。不过我可是听说,掌门好像有意救他……”
有脚步声传来,两人的谈话立时止住。不过那似乎是巡山的弟子,各自问候一番,都散了。
蔡居诚已忘了疼痛,只有一句话还不断在脑海里回荡——“掌门有意救他。”
但萧疏寒怎么会舍弃一身修为,来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他呢?
就算是舍得,蔡居诚自认也没必要承这个情。与其背负着“牺牲掌门自己苟活”的名声活着,还不如找个地方魂飞魄散。
蔡居诚翻身而起,披了外衣,随手捞了一把碎银就打算下山。
不料出师不利。

他驾鹤正要往太和桥去,却听到一声冷冰冰的“停下”。
糟了,是萧疏寒。
旁人是急中生智,蔡居诚在瞬息间却做了个极为愚蠢的决定。他头也不回,直接冲了出去。
但一个弟子要和武当掌门比轻功,未免是班门弄斧。蔡居诚默念着无量天尊,额上已经渗出冷汗。身后风声越发大了,蔡居诚甚至不敢往后看,怕看到萧疏寒的神情。

萧疏寒冰冷的手一把将他往后拉去,蔡居诚猝不及防,竟一下子摔进他怀里。
二人四目相对,都有几分尴尬。
蔡居诚愣了片刻,一跃而起。萧疏寒冷冷看着他,一双眼睛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吞噬进去了,蔡居诚有些心虚,乖乖低了头。
“师父,我……”
“居诚。”
萧疏寒开口时声音却全然不是往日的清冷,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乎再也压抑不住。

我好残忍,把糖全部放在末尾

可能这就是我每次更新就掉粉的原因叭(卑微

【萧蔡】斫桂7

“师父,据说前不久下山的那个师弟已是身患心魔之疾,且似乎是……无药可救。”郑居和恭敬道,想起前几日小棠慌慌张张跑来向他说这事时,自己也吓得不轻。

萧疏寒一怔。

“依师父看,是否要把他接回来疗养?”

萧疏寒点了点头,收回目光,又开始凝望远处的云海。

六弟子那天的话,原来并非一时兴起,恐怕他已知道自己最后的命运,只是还抱着一丝侥幸,以为自己会发觉,抑或是许下救他的诺言?

而他的无心之语,不知会给徒弟带来多少失落,甚至绝望。

萧疏寒握在拂尘柄上的手指微微颤了一下,最后还是把复杂的神情悉数敛去,依旧一副无悲无喜的模样。

金陵,鼓楼街。

蔡居诚歇斯底里地扬手放出一道道剑气,剑气凌乱地扫过路旁的一切,百姓纷纷逃窜。

他的瞳孔早已失了平日的清亮,仅仅是一潭漆黑的死水。

“你们——你们——都该死!!该死……”

那几个鬼鬼祟祟的男人早已倒在血泊中,蔡居诚却仍疯狂地操纵着剑气横冲直撞。

“师弟!”

郑居和带着几个武当弟子匆忙赶来时,蔡居诚已经精疲力尽,手扶着插在地上的长剑,才勉强没有倒在地上。

蔡居诚的目光已经涣散,几乎不像个正常人了。

“快,我们把他带回去。”郑居和说着走上前来,不料蔡居诚忽然拔剑而起,直直刺向他的要害。

郑居和虽然武功不如几个师弟,但也差不到哪里去,况且此时蔡居诚已经力竭,只消几个来回,郑居和便占了上风,旁边众人一拥而上将蔡居诚扛了起来。

“你们还不如就在这里把我杀了!还要把我绑回去,成全他的好名声吗?!”

蔡居诚嘶吼的话,众弟子只道是被心魔所惑,没往心里去。

“师父,师弟他不知因什么事催动了心魔,如今他昏迷不醒……”

萧疏寒似乎想说什么,却又顿住了。良久他轻声说道:“居和,好生照料他。”

郑居和应了,匆匆离开。

萧疏寒望向弟子居的方向,想着,那天他若是早发现徒弟的异样,也许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了。

却已是无法回头。

萧疏寒到底还是放不下心,到弟子居探望他。

门前守着的弟子说他一直在昏睡,有时会说些奇怪的话——不过是些胡言乱语罢了。

萧疏寒撩起布帘,走近熟睡的蔡居诚。他苍白的脸上因发热而晕开一层淡红,双眼紧闭,似乎正经受着什么极大的痛苦。

萧疏寒轻轻拢住他伸出被外的手,掌心的灼热,让萧疏寒有些失神。

他站了片刻,本想离开。松手的刹那,徒弟突然反拉住他的手,呢喃道:

“师父,不要丢下居诚……”

声音逐渐低下去,落入萧疏寒耳中却如一道惊雷炸响,脑海中霎时只剩下一个念头:

他就是蔡居诚。

2月开服做了武当入门任务萌上萧蔡,有点丢人的是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萧蔡这个tag,每天垂死挣扎 翻着clx的tag希望能吃到粮
3月因为桃花源记所以开始码世有桃源 感谢那些日子里大家的鼓励😚
认识了很多神仙太太也是超幸福的事情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2018是好是坏都已经过去啦!希望大家和我在新的一年里都能快快乐乐的!
更新的事...我明年中考 在此之前肯定要断网啦 寒假补课后我会尽力把斫桂填完 然后好好备考
最后,真的非常感谢所有大小可爱对我的支持鼓励和建议!我们明年六月再见!

【萧蔡】斫桂6

希望大家吃dao愉快x(生日发刀我就是魔鬼哈哈哈哈

————————————————

雨,彻夜未停。

蔡居诚在雨声里醒来,窗外模糊的雨雾里松柏巍然不动,想着,这倒是像极了萧疏寒。

想到萧疏寒他的心情便有些低落,因着昨夜之事,他对于失去记忆里的师父更是不甘。

他托了下山的师弟去问云梦的少侠,那人带来的答案却让他再度恐慌起来。

“此病会慢慢抹去人从前的记忆,然后忘记自己的身份……最后催生出心魔,变成不人不鬼的妖物……”

“解法也不是没有……只是太痛苦了。倒不如说是在以命换命。你说的那人已经开始失去记忆,怕是病极重了。”

“到了这个地步,只能以药物暂时推迟病发,但若心魔生出,就……”

蔡居诚神思恍惚地道了谢,跌跌撞撞地往弟子居走去。

此时正是白天,大多数弟子在外各自忙碌着,弟子居中空荡荡的。

他跌坐到床上,克制许久的情绪猛然爆发,几乎要把他全身的力气都抽得干净了。绝望与不甘之外,深埋心底的那点感情又悄悄发了芽,不合时宜地让他想起萧疏寒。

他已无力控制泪水,任凭自己在空旷的房间里痛哭失声。

失忆那晚,他梦见了萧疏寒牵着自己在山间行走,却忽然松手离开,任凭他如何呼喊,如何追赶,都只是远处的一点影子,可望而不可即。

就像当初的他再也找不回萧疏寒的目光,等不到他一声赞赏。

只留一句失望的评语。

“怎么了?”

萧疏寒站在门口默然看着他,最后还是轻轻问了一句。

多像居诚,他想着,那时候习武遇上了瓶颈,以为从此便不能继续精进,便悄悄躲回房里哭得伤心。

蔡居诚是听了萧疏寒的询问才发现他站在门口,惊慌失措地回身行礼。

“道门中人不该为情所困。”萧疏寒似乎不大善于安慰人,开口却是这句话,蔡居诚有些哭笑不得。

“萧……师父,弟子并非为情所困。”

萧疏寒知是自己会错了意,便不再言语。

蔡居诚不知怎的,突然说道:“师父,若是你的弟子死后化作怪物,要杀尽眼前的一切……”

“我将亲手除害。”萧疏寒的语气依旧淡漠,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师父大义……”

蔡居诚听见自己低声地回答着,声音嘶哑得可怕。

萧疏寒似乎还在说着什么,他却完全听不见了。

心系苍生的萧疏寒,从来就看不到身后一个弟子的喜怒哀乐,看不到一份卑微的心意。蔡居诚想着,是我太愚昧罢,牵挂于那样一个不需牵挂的人。

若自己仍是他的乖徒儿,他便偶尔施以目光,抑或几句赞赏;若自己有非分之想,便成了武当的耻辱,被折断鹤翼,跌落到最肮脏的淤泥中去。

“师父,弟子……”

蔡居诚久未开口,嗓子已经发干,几个字勉强出口,后面就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口无遮拦却给自己找了尴尬,脑子里转得飞快。心意定是不敢说出的,但这个谎又要怎么圆?

萧疏寒眼光已经投过来,他忽然有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请师父准弟子下山。”

萧疏寒似乎没想到他会提这个,沉默了许久才道,“世间险恶,勿失道心。”

“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太和桥上,蔡居诚最后一次回头,遥遥凝视金顶上的,他的师父。

直到心魔把自己吞噬,也不会再回来了。死在江湖侠客剑下,也好过被萧疏寒亲手杀掉。

永别了。

乱讲

萧蔡这对的心悦君兮君不知,为道义为天下不得不放弃心中情愫,以及师徒之爱的不可说,都贼戳我

特别是不可说这点,彼此一步步接近,一点点了解对方,最后才能把心意推向明朗,才足以共度余生

最后一句,年上无限好(。

【萧蔡】斫桂4-5

要开虐啦哈哈哈哈哈(发出游乐王子的笑声x
——————————————
阳光暖融融的,透过玉虚宫的桃花投下斑驳的光影。萧疏寒从朴道生怀里抱过一个孩子,下意识地唤了一声。

“居诚。”

那孩子抬起头,墨黑的眸子里满满地映着他的面容。他脆脆地应了一声,乖巧道,“师父。”

仿佛有人跨越了满是灰霾的记忆,以那双深邃的眼睛,那声熟悉的呼唤,再次回到他身边。

居诚,居诚。

萧疏寒喃喃自语。

朴道生向来温柔,当年这点小事大约早已忘却了。而萧疏寒却不曾如此认真地去对待一个孩子——连郑居和也没有——因而记得最深,亦是最先回想起的往事。

彼时春红凋尽,桃花渐败。

萧疏寒想,万般皆是机缘,自己执念过深,恐怕酿成恶果。

蔡居诚日复一日地喊着“师父”时,萧疏寒却不敢再多看他一眼,只怕又想起当年曾意气风发却最终离他而去的那个少年。

他亦是远游弟子中的一个,只不过是从此湮没于茫茫江湖,再无归期。

几十年前的他也曾奢望可以得到自己本不会拥有的所有,到头来不过是短暂的欢喜。

如今既是不可得,又何必存一丝希冀。

直到蔡居诚苦练三年,从他手中接过镇玄装的刹那,萧疏寒才惊觉他的模样竟与蔡居诚当年极是相似。

那是他第一次亲手为徒弟发下镇玄装,旁边穿着鹤舞衫的邱居新望着蔡居诚从自己手中接过那套崭新的衣服,眼里满是钦羡。

六弟子天资与蔡居诚相当,入门后武功也是一点即通。三年的时间练成这样高的水平,对普通的武当弟子而言已是不可企及的高度。

萧疏寒只能希望他就算不能扬名天下,也不要再像蔡居诚一般……

为执念所苦。

就算他像极了蔡居诚,也终归不会是他。

武当的弟子居夜里总是热闹非凡,有时下山的师兄弟回来了,便讲些山下的趣闻,平日里则是在议论山上各种各样的奇闻逸事。

“我赌三坛桃花酿,你们都是我师父捡回来的!”

宋居亦说着倒是轻松,也不想想闻道才的斩无极。

蔡居诚看了他一眼,感到无语。

“小宋师兄,那你给我偷酒的时候可要小心闻师叔!”不知道哪个弟子突然高声道,“我是爹娘托人把我送来的……”

……

蔡居诚已无心听他们的讨论内容,只是拼命地回忆着自己初见萧疏寒的那一天。

但他一遍遍温习,一遍遍回想的记忆,竟然已无影无踪。他当初连萧疏寒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与动作都记得格外清晰,甚至可以说出萧疏寒撑了什么颜色的伞,穿了什么样的衣服……

然而,这些全部从他脑海里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只剩下那阴蒙蒙的雨幕,和山间刺骨的寒风。

若是他忘了一切,他又会变成谁?

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想象。

要是他忘了萧疏寒……

他迷惘的目光却没有人注意到。弟子居里依然聊得热火朝天,没有人留意角落里一个冷清的身影。

“师父……师父。”

“不要丢下我……”

幸而夜已深,弟子居里带着哭音的梦呓,没有窜入一个弟子的耳中。

抽泣声渐止,一切归于山风,散入凉夜,无影无踪。

新支线我全程关注岳道怀x闻道才

闻道才是什么神仙小奶当!!!可爱啊!!

(论奶当的养成

露出武当小师弟的笑容.jpg

【萧蔡】斫桂3

萧疏寒在殿内久久站着,脑海里不断回响着那个少年的话。

二师兄?

似乎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词汇,封存起来的记忆却只容萧疏寒匆匆一瞥,那人的一切便消散无踪。

少年眉眼间的神采,又与一个故人极为相似。

记忆中面容模糊的少年骄傲地扬着的唇角,像极了武当山道上,似锦繁花中那个六弟子。

白发的道人添完香炉,看着炉上缓缓盘桓上升的几缕烟,沉思许久。

依稀记得惊鸿一瞥,却从此江湖相忘,名姓不相知。

恍如隔世。

他以为这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可是面对那个勤奋过人的徒弟时,却总有异样的感觉。

他的一招一式都像极了从前的一个人,就连他的神情,他的举手投足,也熟悉得让萧疏寒无法说服自己“这是巧合”。

他想不起记忆里少年的姓名,却愈发清晰地记得,他的一颦一笑,还有……

眸底映出他的身影时,心弦的一动。

萧疏寒收回思绪,望见徒弟期待的眼神,心想,这样已是意外之喜。

“不错。”

他道。

蔡居诚习惯性地取出玉佩摩挲,仿佛那上面还留有萧疏寒手心的温度,和他身上的熏香味道。

这块玉佩与他从前的不同,毕竟是新的,系绳都带着崭新的光泽,缀着的小珠也圆润发亮。从前的早已磨得老旧许多,虽然没什么损坏,却因为系绳曾断过一次而掉了颗玉珠。到底也没有再补上。

萧疏寒曾告诉他,若是绳太旧了可以去换一根的。但他还是不愿意,麻烦是借口,只是因为那绳是萧疏寒亲手为他编的。

从前入门时的似乎是少年时被新来的一个师弟扯坏了,萧疏寒见他整天闷闷不乐,就自己替他编了新的。

于是他将此物视若珍宝,甚至后来到了金陵,玉佩也从未离过身。

然而他不再是“蔡居诚”,玉佩也早沉到湖底的烂泥里去了。

没了原来的躯壳,他只是一缕未散的魂魄而已。

——————————————

“斫桂”取自“斫去桂婆娑,清光应更多”。本来是因为这篇的构思和诗句的含义有共通处,所以摘“斫桂”作题,不过码着码着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写出什么样的故事orz

言归正传,评论区大家的提问,在不剧透的情况下我尽量会回答:

1.暂定he,如果到时候剧情走向控几不住我也莫得办法(靠

2.不是单箭头!!!

没了,咕